您的位置: 首頁 > 周刊 > 文化 > 燕京書畫

柏溪:畫要有正大之氣

出處:燕京書畫周刊 作者: 隋永剛 網編:尹文武 2019-05-16

C2019-05-17燕京書畫周刊4版01s001《爭艷》   

柏溪是甘肅天水人,是著名大寫意畫家郭石夫先生的得意門生,擅長大寫意、工筆花鳥畫創作,作品渾厚、拙樸,具有北方人特有的藝術張力。近年來,他憑借扎實的藝術功底,成為當代畫壇一位備受矚目的實力派藝術家。

柏溪對藝術的興趣是自發的,“那時候沒人教我,完全是天生的愛好”。盡管是自學,但他卻有很好的悟性,到了中學階段,他的畫在當地已是小有名氣。高中時期,柏溪來到縣城系統地學習繪畫,在這里,他第一次接觸到了素描,在不到兩年時間里,他的素描便在班里成了范本。隨后幾年柏溪在天水生活學習,做過青銅雕塑、木雕雕刻、竹刻、雕漆產品設計制作。

隨后,柏溪到蘭州與朋友做文物修復,又在蘭州電視臺做過舞美。后來,到北京畫院進修,正式成為職業畫家。

柏溪性情平和,有著很好的人緣,這種性情也被他融入到了大寫意的創作中,“畫畫時我膽子大,放得開,適合大寫意的路子,畫太小、太精致的東西,總是感覺不痛快”。

柏溪的大寫意畫有傳承、有古韻,筆墨厚重,意境飽滿,這來自于他對經典繪畫的研習。“現在有的人畫現代藝術,但怎么畫也拼不過傳統。傳統藝術是表現一個人的綜合實力,包括文學、詩詞、書法、繪畫、篆刻等多方面的素養。當代藝術家有的是拿刷子畫畫的,裝飾味挺濃,剛開始挺流行,過幾年后就消失了。”柏溪表示。

“名家的作品永遠是經典。看黃賓虹、李可染等大家的作品,最大的特點就是畫不飄,很厚,能入到紙里。他們對待藝術認真的態度是當代藝術家必須要學習的,像黃賓虹的畫,畫完以后放個一兩年,他自己感覺不夠,就再加再點,正是這樣不斷地疊加,使得畫面豐富、飽滿。”柏溪認為,搞藝術是個漫長的過程,不能著急。“剛認識郭石夫老師的時候,別人都說他畫得好,我卻看不懂。經過慢慢地研究,才看出門道來。學畫是一個過程。不同的年齡、不同的階段,會有不同的特點,藝術只有經過不懈的堅持,到最后才會人書俱老。”

學畫多年,柏溪走了不少的彎路,自從拜師郭石夫先生之后,他對于藝術的很多理解才恍然開悟,“郭老師有句名言:畫要有正大之氣。我以前的畫,比較毛躁,像太湖石,他要求我不能那樣畫,要把石頭的厚重感、力量感表現出來,筆墨不能太多,太多就亂,要如古人說的‘惜墨如金’。這兩年來,我受益匪淺,所以還要繼續學習”。在跟隨老師學畫的同時,柏溪還善于吸收其他名家繪畫的優秀技法,“比自己畫得好的藝術家,有不同的特色,對于自己也是一種啟發,如果光顧著學某一家,一旦走進去就出不來了”。

書畫同源,重在筆墨。柏溪認為,不同的藝術門類要相互融合,但也要把握好尺度,“畫要去寫,書要去畫。書法和音樂相關,音樂高于書法,書法高于繪畫。音樂是有聲的藝術,書法是無聲的,書法當中有種美是節奏感。書法和繪畫其實是一樣的,畫也是在拙與巧之間把握個度。畫得太拙,就沒有生命力,妙筆如神的妙就不存在了。書法也是,又拙又巧才通靈性。光巧了,就飄了,失去了厚重感,光拙了,就笨重了”。

中國畫講究神韻、氣韻,要體現出精氣神。對于鐘愛的大寫意繪畫,柏溪有著自己的理解,“我畫的是一種感受,想用自己的語言表達獨立的思想”。這是他在未來藝術道路上所追求的方向。

北京商報記者 隋永剛

柏溪

C2019-05-17燕京書畫周刊4版01s002

自幼酷愛繪畫,曾學習雕塑及各種材質的雕刻,設計制作藝術品近20年。2000年,拜北京畫院著名大寫意花鳥畫家郭石夫先生為師,在老師的言傳身教下畫藝日益走向成熟。現為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,中國人民大學畫院教授,九三學社社員,中央國家機關書法家協會會員,多次參加國內外畫展并獲獎。

右側廣告
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《北京商報》社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網站熱線:010-64101986

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(010-64097966)

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 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  京新網備:2010006號

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双